昏睡模型

只用来放参加各种企划游戏的作品。详情戳【历史】

©昏睡模型
Powered by LOFTER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6)

第六周:庙会·约会


“……乾元宫?”

凌宴费力地仰头,辨认牌坊上的文字。

在火红的高墙围绕之中,冰冷的风从一人多高的铜鼎内向上吹起红布,造成火焰升腾的错觉。空中垂下一盏盏描龙画凤的八角宫灯,点亮整个神庙。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唐泽檀先向正殿一鞠躬,算作“客来拜主”之意,接着道:“谐音暗合星城语的‘钱花光’意思,再看供的是火神祝融……准确地说是‘赤皇上品三火宫殿洞阳大帝南丹纪寿天尊神’,就知道这同赌场一般,到了‘烧钱’的地界。”

“……这么说人家真的好吗……”

“这是实情。”唐泽檀并不会因为对方上纲上线就有所动容。


当代的庙会不再有往日为庆灾后重建而刻意为之的做法,只是逢着农历新年和主神生辰等重大节日才有。凌、唐此来,正赶上六月廿三,为清朝乾隆年间定下的火神寿辰祭祀之日。俗语所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是如此。

乾元宫位于星城坡子街,这也是从两百多年前就定下的。近代以来多遭灾劫,直到十多年前又重具规模。而这所谓的规模就是各种各样的零嘴儿----吃货的天堂,同时也是钱包的炼狱。

唐泽檀作为半个外勤常居星城,在这里自然是如鱼得水。只看她在人堆里忽现忽隐,却似那赵子龙在长坂坡七进七出。不消半刻工夫,杀回到凌宴身边,怀里已多出来一大波食物。

凌宴瞠目。

“也有你的一份。”唐泽檀把一半食物塞给凌宴。

“又让你破费了。”

“恰逢盛会,我也好尽地主之谊。”唐泽檀叼着冰糖葫芦,声音有些含糊。“看,跟我来这趟没错吧,回去能和连吹嘘好一阵。”

“确然如此。”

“也不用担心会有妖魔打扰。”唐泽檀的目光投向戏台,眼中却是一片虚无。“托此间主人的福。有他庇护,纵使刘姗亲自出马也只有铩羽而归的份。”

所以说,神庙是最坏的情况下最后的倚仗?不过,凌宴只是凝视着唐泽檀,并没有出言破坏这难得平和的气氛。

他确实地在享受这一切——莫须有的神仙庇护、庙会的热烈气氛,包括为数不多和唐泽檀共度的时间。

然后,风暴很快地来临了。


(第六回完)


听说下周开始就要战个痛了?赶紧趁着还没开打来约个会!

并没有牵手成功,不过少年确实已经开始有那么点意思了2333


注释:

《周易》:乾,元亨利贞。后人解说:乾卦有元、亨、利、贞四相,暗合仁、礼、义、正四德。

今火宫殿又名乾元宫,始建于清乾隆十二年(1747年),距今已有二百五十五年历史。1747年(清·乾隆十二年)《长沙府志》十五卷第十页载:“火宫殿在小西门坡子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