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模型

只用来放参加各种企划游戏的作品。详情戳【历史】
【治疗的RPG】位面A之虎步(2)第二话:法师回宫 「意料之中是戏,意料之外是计。」 运送攻打兽族战利品的军队在战斗后的第七个周末回到了克吕西城,随即受到国王的接见及赏赐,而伤亡者家属得以抚恤。 大法师尤里阿向国王交付了所获得的兽族法器, (未完待补)
【治疗的RPG】【位面A】白虎の逃脱【治疗的RPG】位面A之虎步 前奏:白虎逃脱 【这是一个开头】 【背景:人族中卡托利乌斯王国的几位高级魔法师带领军队,向大陆西部的兽族驻地发起进攻。尽管伤亡惨重,也有一定收获。破坏了兽族驻地后,夺走四天王所用的几件法宝(宝具)。但由于不会使用,又捕获了四天王中的一位。刑讯逼供未果,就想带去都城·克吕西城邀功请赏。然而,好事多磨,运输兽族天王的军队在途经落鹤山中之时,遭遇了……】 为什么,会在这里。 此时所处,对他而言过于逼仄。儿臂粗细的金属(钢铁)枝条交错,将囚车上这一米见方的区域箍成铜墙铁壁。 ... 4
【治疗的RPG】【位面A】白虎の跳反(选段)后世史诗中传颂的伟大勇者——杳明,其时也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人类而已。 她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双眼紧盯着从新手村陪伴自己一路走到此地的队友——席德,而后者好整以暇地用手中锋利的短刀在她脸颊上轻轻擦过。 一团银灰色的烟雾从席德背后升起,在他头上几尺的空中撑开一只巨大的虎的形象——无法利用魔法伪造的灵气成像——四天王之「白虎」。 4
5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7)《昏迷之后》(上) “疼痛会刺激人的迷走神经兴奋,可能导致人产生‘休克’的症状。 “在这种情况下,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被强制启动,令人陷入昏迷。痛觉神经的敏感性降到最低水准,从而能够暂时逃避外界干扰以便进行自我修复。” ——能听到有人在谈论痛觉的问题,说明我还没死透。 唐泽檀的思绪飘浮在一片暗无天日的虚空之中。 ——遇到了性别不明的狐妖,从速度上被压制,然后是…… 凌宴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尤自支撑着没有倒下。 一直以来都受到保护,让他几乎忘了,唐泽檀是和他一样的凡人。即使身负天师的异能,也会老、会死。 他回想起万重山将唐泽檀带来岐黄时的情景。 僧袍与鬼卒齐飞,鲜血共...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6)第六周:庙会·约会 “……乾元宫?” 凌宴费力地仰头,辨认牌坊上的文字。 在火红的高墙围绕之中,冰冷的风从一人多高的铜鼎内向上吹起红布,造成火焰升腾的错觉。空中垂下一盏盏描龙画凤的八角宫灯,点亮整个神庙。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唐泽檀先向正殿一鞠躬,算作“客来拜主”之意,接着道:“谐音暗合星城语的‘钱花光’意思,再看供的是火神祝融……准确地说是‘赤皇上品三火宫殿洞阳大帝南丹纪寿天尊神’,就知道这同赌场一般,到了‘烧钱’的地界。” “……这么说人家真的好吗……” “这是实情。”唐泽檀并不会因为对方上纲上线就有所动容。 当代的庙会不再有往日为庆灾后... 1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5)第五周的日常。探病(虐汪) 连受伤后,自然无法继续前往裂缝,于是被运回神农架,住进了岐黄的自营病院。 大概过了半个月,又或许不到半个月,在天师代表大会之后的某一天,神农架迎来了一位访客。 来自地府的唐泽檀。 神农架之于唐泽檀,正如深海之于蓝鲸,又如湿地之于候鸟。再加上最近有了无线网络,简直宾至如归,令人乐不思蜀。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唐泽檀在前往连所住的病房的途中又遇到了凌宴,不由得感叹“how old are you”……一问得知两人竟是殊途同归,那敢情好。 于是两人一起找去,在病房门外看到一位男青年和连相谈正欢。 这位男青年身穿橙黄色对襟半臂褂,内搭叶绿色直裾短打,斜... 2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3-4)第三回:天地不仁 唐泽檀向右转过头来眺望远方,正朝着东南方向。 之所以能立即辨别,应当归功于身负“搬山·地动”之能。即使在参天古木多到遮天蔽日的树海之中,同样可以根据土壤的振动得知自己的方位。 又一下更明显的震颤被岩石忠实地传导到唐泽檀的鞋底。她皱了下眉,一步跨上离自己最近的树根,把耳朵凑近缠绕在树干上的金银花。 是妖魔。 植物不会在大难临头之时说谎。 在距离自己不到两公里的地方,森林正在火焰中战栗。 如果只有天师或者只有妖魔在,应该不会有意破坏能当作掩体的树木。所以,到目前为止,唐泽檀一直是在避开妖魔往世界的裂缝前行,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毕竟衍宇说得... 1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2)第二回:初次见面 然而,上回说到的在星城的接头并不是凌唐二人的初次见面。 凌宴也算后知后觉。 唐泽檀的工作可不只有“地府天师”这一项。 她是建木森林公园的导游。 根据设定,天街、地府两派一直互相看不顺眼,却又驻扎在同一地区——即建木林区,这一点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产生改变。 尽管传说中连接着尘世与仙界的“通天树”建木已被损坏,但是前来朝圣、观赏的各方游“人”还是络绎不绝。为此,地府特批成立了建木森林公园,并将其定为国家5A级景区。 然而,一向“超凡脱俗”的天街一派认为“游客喧闹,扰我清修”,于是划定天街学院及周边部分地区为“禁游区”,一见外人进入便行驱逐。 凌宴果然是路痴... 1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1)第一回:逢魔时刻 像在水面上摇曳着的树枝倒影,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的影像由浅变深、从扭曲到笔直地呈现在眼前。 以脚下为圆心,硬质的灰色路面向四周扩张。 逐渐延展的天幕褪去水一般的蓝,洇现了血红与明黄相交织的艳色。破碎的云层像被业火点燃,环绕在一脸醉态的太阳身边。 凌宴把双手拢在袖中,微抬起眼皮看了看天色。 这正是传说中“回光返照”的时候。 不动声色地移动手指,然而摸出来的并不是导航仪。凌宴盯着手里的微型相机,心里叫苦不迭。 他忽而想起最近一次见玄祺时的情景。 “我这几天忙着接待访客,只得请你替我去走这趟。”梳着高髻的少年道士略显亲密地拉着凌宴的袖子。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毕竟悠闲... 1
1
兵灵笔记 兵灵并非生物,因此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体内循环代谢等功能,更无所谓体液。 兵灵并非生物,因此无需进食或休眠。进食或休眠仅为消遣。 兵灵在到达人间之前,灵体存在于“灵界”,本体存在于人间。 兵灵到达人间,并与人类签订契约之后,灵体可以滞留在人间,并随时与本体互换。 兵灵的本体与灵体两者不可同时存在。除非有一者为幻象。 兵灵不可离开持有者过于远距离。 兵灵赖以存世的唯一途径是吸取持有者的生气。 to be continued
[兵灵承夏][清琼]渴求“被珍视”是否弄错了什么 脚本の无い、人生の舞台で 谁もが、泣き笑い芝居 「爱をください」台词が首を绞め もがけど、あがけど、幕は开く 谁在没有剧本的人生舞台 上演令众人破涕为笑的戏剧 “请给我爱”这句台词,令我喉咙发紧 挣扎着、挣扎着,大幕徐徐拉开 身为远古时期就已存在的神话级兵器,射日弓的兵灵·小琼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弱比。毕竟有着超过四千年的历史,不管是战斗力还是颜值,应该都高于一般的史书级兵器。 然而他自认为没有得到现任持有者·黄文清的足够的重视。 举个栗子: 打完收工之后总是被扔下,而持有者自己安静... 1
[兵灵承夏][琼清]噩梦醒后自从与射日弓的兵灵达成契约之后,黄文清每晚睡觉时都会把射日弓放在身边。说是没安全感也好,防患于未然也好,总之只要不触摸到弓弦就不会将兵灵释放出来具现化,所以一起放在被窝里倒也没所谓。 如是过了两三年之后,小琼是再不习惯也得习惯(事实上,在他出生的年代,还没有所谓“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呢)。不过,每晚看着妹子的睡颜却什么也做不了,简直无情。 黄文清在黑色的大地上疾奔。 在她背后,笼罩的是一片灰蒙蒙的雾。不同于以往在城市里看见的大气污染现象,这片铁灰色的雾更像是一团胶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团雾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大。 但是,在这片区域内,并没有时间可言。 她的心跳如擂鼓,耳朵里回荡着... 1
[兵灵承夏]兵灵遭遇夺取事件黄文清被攻击的事件,发生在与射日弓缔结契约之后大约两个月的时候。 由于在紧要关头及时地召唤出兵灵·小琼来进行防卫,黄文清并没有性命之忧。 袭击者是一名高大的青年男子。他携带一柄尖刀,在黄文清经过一条较为冷僻的街道时,突然向后者发动攻击。 然而,他显然低估了身为影武司的实力。 黄文清后退一步避开刀锋,同时右手触碰了负于背后的射日弓弓弦。 射日弓从黄文清背后消失。取而代之地,兵灵小琼具现化,以拥有实体的人形站姿出现在黄文清的左手边。同时,他周围闪现了浅灰色的玄石箭的虚影。 “你,想做什么?” 一见到小琼,男子就露出狂热的表情。此时听到兵灵问话,更是惊喜。“我想和你立约!... 1
1
3
2014年作品总结江尚寒: 想了想,各种类型的作品,实在可以写很多,所以做成了列表带跳转链接的形式,没有根据作品的形式分类。 诸君有特别喜欢的哪部分,请在此条留言。我之后再根据留言整理,发一篇新的合集汇总。 1月 16日 《战场女武神》同人《咆哮螺旋》 20日 《RWBY》外景后勤、蹭拍 23日 《横刀》人设:武维扬 28日 《泰坦尼亚》同人《谋士无双》番外篇《情书》 29日 《银河英雄传说》同人《苍穹の大公妃》第一章 2月 2日 ... 1
[Mask and Truth]都市人奇谈 1 你的能力绝对不是简简单单得来的吧。 在你身上一定是发生过什么的,对吧。 告诉我们吧——连带着你们的立场,你们的思想,统统说出来吧。 第一章:起因 2014年7月10日上午,位于M市主城区的M市理工大学体育馆内正举办一年一度的“M-Comic”动漫展。馆内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展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cosplay舞台剧。动漫爱好者们打扮成动漫作品中的人物,在舞台上演绎一幕幕或喜或悲的剧情,往往能带动全场观众的激昂情绪、调动交流会的欢乐气氛。每次展会无不云集着全市的动漫社团,而参赛队伍也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赛中不断进步。 M市第五中学是M市四大(公立)名校之一,该校的JXXP... 9
1
风族 归涅 @伊晟KARE 爱:酒,鱼,书 力:用风传话 是通过我的目的传送的,一般人听不到。我没有特意的去听某一个人的说话之前通过风把一片地方的讯息都带回来,遇到有趣的事情我才会有目的的联系 就像在微博上你会看到一大堆信息、其中有些你想继续关注的你就点收藏、有目的的联系就像留评 那是你无意间听到了xxx事件后关注了我(。)接着我们开始了愉悦的私聊吗(。
[东洲]小孤孀上坟「暖洋洋春景百花鲜,对双双鸳鸯在水上眠。红艳艳桃花满园放,绿沉沉杨柳垂溪边。细飘飘几点清明雨,伊哑哑无数扫墓船。只见那烟雾雾春风飘白纸,又听得娇滴滴声音哭青天;惨凄凄泪湿鲛绡帕。」 黎瑞一边用他那跳脱的嗓音慢慢地唱,一边伸手从随身带的包里摸出些冥钱等一应物事来。 边上XX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这唱法,是算准了她不会从地里爬出来掐死你?” 黎瑞只作没听见,仍旧继续唱道: 「亲夫吓,你不该撇奴奴独自到黄泉,全不想哭啼啼的孩子把谁人靠;可怜奴泪汪汪满腔心事对谁言。 「意欲欲再醮旁人去,一心心抛不下这旧家园。悲切切哭得肠欲断,嗽声声跪倒坟旁边。泪盈盈敬夫三杯酒,气喘喘掩泪尚留恋;愿夫君...
[东洲]神庙山鬼黄文清风雪山神庙 没有陆虞候火烧草料场 大热天看到写风雪的有没有觉得凉快点? ———————— 远远地瞧着像个高门大院,这会子 走到近前才看清 原来是一座庙。此时天色擦黑,四下里也无别的房屋/住家,显是非在此暂歇一晚不可。 庙门前的台阶上生满了荒草,红漆斑驳的大门半掩着,门楣上的匾掉下来一半 斜吊在门上。黄文清扭着脖子 仔细端详了半刻,只认出“山神”二字来,在这二字前头的 却因金漆脱落而认不清楚了。 既是数九寒天,庙门又是... 2
东洲图志·疾风郡·山鬼东洲图志·疾风郡·山鬼 疾风郡向多兵祸,近百年来渐息。 闻山中有鬼物,身长xx,头生一角,银发金目。有猎户迷途,得其所助而返,言谈间知其为青澄国讨逆将军(孙庶修远)所化,死时年仅十九,乃执于卫国而不得往生。听者无不叹惋。 疾风郡向来多战乱,近一百年以来逐渐平息。 传说山里有鬼物,身长xx,头上长着一个角,x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有猎人到山里打猎的时候迷路,得到他的帮助而返回,交谈的时候才知道他是青澄国的讨逆将军(孙庶修远)所变化而成,死的时候年龄才十九岁,因为执着于保卫国家而没能够转世。听到的人没有不为之叹息、惋惜的。
东洲图志·溪都·河灯东洲图志·溪都·河灯 溪都多水道,故常有河灯会。 河灯以竹编船形为底,取其轻巧;上置一纸灯笼(或纸作花鸟等)。放之水中,使顺流去,谓之“放河灯”。 人尝题(写)其心愿于(纸)灯笼上,有出十丈而未沉者,便以为有神助,可使得偿所愿尔。
 
©昏睡模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