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模型

只用来放参加各种企划游戏的作品。详情戳【历史】

©昏睡模型
Powered by LOFTER
 

[兵灵承夏][琼清]噩梦醒后

自从与射日弓的兵灵达成契约之后,黄文清每晚睡觉时都会把射日弓放在身边。说是没安全感也好,防患于未然也好,总之只要不触摸到弓弦就不会将兵灵释放出来具现化,所以一起放在被窝里倒也没所谓。

如是过了两三年之后,小琼是再不习惯也得习惯(事实上,在他出生的年代,还没有所谓“男女授受不亲”的说法呢)。不过,每晚看着妹子的睡颜却什么也做不了,简直无情。


黄文清在黑色的大地上疾奔。

在她背后,笼罩的是一片灰蒙蒙的雾。不同于以往在城市里看见的大气污染现象,这片铁灰色的雾更像是一团胶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团雾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大。

但是,在这片区域内,并没有时间可言。

她的心跳如擂鼓,耳朵里回荡着体内血液奔流的声音,一阵一阵的闷响。


「好像是被魇住了。」

小琼眼睁睁地看着黄文清在被窝里翻来覆去,却无计可施。

「快点……摸弓弦啊……」

然而黄文清似乎并没想到这茬。她的双手被夹缠在被窝和睡衣之间,隔着弓弦只差那么一丁点儿天涯咫尺的距离,还是碰不到。

小琼觉得心塞塞的。

然而他并没有心。


黄文清用力眨着眼睛。即使尚未完全清醒,也能感觉到背后出了一大片冷汗。

然而,此时春天的雨季尚未结束,并不存在热的问题。

她从被窝里坐起来,第一时间是条件反射性地转过头去看射日弓是否还在身边。确认没有异常之后,鬼使神差地触摸了弓弦。

终于翻身得解放的小琼刚一显形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你刚才做噩梦了。”

“是么……我不记得了。”黄文清一脸茫然。

小琼伸手在黄文清眼前晃晃,“穿湿衣服会生病的。”

“啊,我去洗洗……啊等等,”黄文清好不容易让眼睛对焦成功,“你能感觉到?湿气?还是梦境?”

“湿气。这个不是重点!”

“哦。”黄文清恢复茫然脸。

“……我说你有好好听进去吗!”小琼炸了。

“小琼别闹。这大半夜的……”黄文清揉揉眼睛,慢慢地下了床。倒是成功地阻止了自家兵灵进一步的炸裂。

“你走路小心点。”然而小琼的提醒已经晚了一步。他只来得及跃过床铺去拉黄文清的手。

黄文清倒下去的速度太快,于是小琼也一起扑倒在地。

“啊多么痛的领悟……”黄文清平淡地吐槽。

“你就是我的全部……噢不,我只是接着唱一句而已。”

“然而你脸红了。”

在暗处看不到黄文清的表情。然而小琼觉得一股无名邪火从心头蹿起(然而,他还是并没有心),顿时恶向胆边生。“我哪有!”

“开玩笑的。”黄文清语调有些许上扬,那是一种奸计得逞的feel。

小琼还不知下一步该作何反应,就感到腰上一紧,原来黄文清的双手已经不安分地揽了过来。这下他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阿清……”

“嗯。”

“咱先起来成吗?”

“嗯。”黄文清虽表示同意,却并没有动的意思。

小琼感觉自己又要炸了。然而,左边锁骨的位置忽然传来了温柔磨蹭的触感。

“阿清你……”

“啊,是认真的。”

这时的同意意见即是邀请。小琼垂下眼睛,抱着黄文清起来。“……后背衣服都湿透了……!”

黄文清是“一旦确定目标,行动力就瞬间max”的类型。

「虽然本来只是想凑近蹭一下鼻尖,不过意外的亲到了倒也没差啦……就是节奏稍微快了那么一点点……而已。」黄文清安静地思考着。

小琼认命地抱起黄文清,往浴室走去。


——拉灯——


——我真的不会写H——


温热的水流汨汨从水龙头中淌出,令周遭渐渐弥漫起透白的水蒸汽。衣服都被随手扔在瓷砖地板上。而在浴缸中的水面以下,黄文清的双腿被分开,整个人跨坐在小琼身上。两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空隙。

“阿清……身体……要烧起来了……”小琼侧头避开黄文清探寻的目光,忍受着几欲灭顶的快感,艰难地喘息。

“别说话。”黄文清并不比他好多少。她凑近小琼,再次轻蹭锁骨的举动成功地引发了后者的战栗。

“……别再……”

“轮不到你来命令我。”黄文清失去最后一丝耐性,轻舒双臂攀上小琼的肩膀,主动向前使二人的胸膛贴紧。

这下,小琼的理智之弦也随之崩断了。他的十指在水下紧紧扣住黄文清纤瘦的腰,同时下身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激烈的冲撞荡起剧烈的水波,溅得满地都湿了。

“唔嗯……轻点……小琼……”黄文清松开了手臂,双眼迷蒙地望着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

“抱歉……”在一阵剧烈的侵略后,小琼稍稍放缓力道和速度。浅吻着黄文清清瘦的肩膀,手掌捧起她那双随水轻晃的美乳轻轻揉着。“阿清好瘦啊……”

“小琼……”黄文清逐渐习惯了小琼的节奏。感受着双方结合部位灼烫的热度,修长的双腿热情地圈住他的腰,身体随着水波不由自主地往前,无言地催促着他行动。

“嗯……阿清……舒服吗……”他边舔着她的唇角边问。不等她回答,手已加大了力道。

“啊……”她轻呼着仰起脸,将胸前大片粉嫩的肌肤提供给对方品尝。

听见她终于克制不住发出呻吟,他低头含住那早被他玩弄得翘挺泛红的乳尖,尽情地吸吮着。他强健的腰不断撞击着她的腿间,强悍的力量催动胯下挺立的欲望一次又一次深入她体内。

“嗯……慢点……”黄文清低声轻唤,手指紧紧抓住小琼的双臂,纤细的腰不由自主地迎向他每一次的侵略。

他给了她一记深吻。她主动回应,含住他的舌,如同她腿间的幽穴含住他的粗长一般。当他好不容易从她的嘴中抽离,她感觉到占有她的那股热力也同时从她体内拔离,不由得难耐地又将双腿夹紧了些。

“阿清……吾爱……”小琼的声音难得低沉,贴近黄文清的耳际。“我还想要。”

“……别对着耳朵说。”黄文清缩了缩脖子,有些别扭地盯着小琼。“水冷了。”

“了解。”小琼心情很好地挑眉,抱着黄文清就从水里站起来,回身往卧室走去。


黑暗的卧室里回荡着双方的喘息声。床几乎要承受不住他们热烈的韵律,发出阵阵响声。

“阿清真是……太美味了……”小琼舔着干燥的嘴唇,撑开黄文清的双膝,再次占有了她。

黄文清无力地揽着小琼的腰,感受着对方持续的进出,思绪仿佛飘在云端,茫茫然不知所处。

似乎找到了某个特别的角度,双方忽然都绷紧了身体。

「是这里吗?」小琼的十指紧扣着黄文清柔软的腰身,像要将她撞坏般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又一次达到高潮。“阿清……好紧……”

“哈啊……小琼……慢点……”

“抱歉,很快就好……”小琼喘息着,将温热的气息喷吐在黄文清光裸的胸前。又是用力地进出了几下,才恋恋不舍地抽离了自己,翻身平躺在一侧。

情欲的潮水渐渐退去,黄文清再次进入梦乡。所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下意识地贴近了小琼,把他当成抱枕。

「然而,我并不需要睡眠。」小琼就这么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

参考资料:http://tieba.baidu.com/p/1114346657?see_lz=1&pn=2

我真不会写……真是醉了。【手动再见.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