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模型

只用来放参加各种企划游戏的作品。详情戳【历史】

©昏睡模型
Powered by LOFTER
 

[天玄地黄]地府英雄传说(2)

第二回:初次见面


然而,上回说到的在星城的接头并不是凌唐二人的初次见面。

凌宴也算后知后觉。

唐泽檀的工作可不只有“地府天师”这一项。

她是建木森林公园的导游。

根据设定,天街、地府两派一直互相看不顺眼,却又驻扎在同一地区——即建木林区,这一点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产生改变。

尽管传说中连接着尘世与仙界的“通天树”建木已被损坏,但是前来朝圣、观赏的各方游“人”还是络绎不绝。为此,地府特批成立了建木森林公园,并将其定为国家5A级景区。

然而,一向“超凡脱俗”的天街一派认为“游客喧闹,扰我清修”,于是划定天街学院及周边部分地区为“禁游区”,一见外人进入便行驱逐。

凌宴果然是路痴,撞到天街的院墙才知道大事不好。他立刻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转身就跑,然而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一条比他腰还粗的水龙呼啸而来,成功地使他湿身了。

“地府的人没告诉过你,这里不许外人进入吗?”

凌宴默默地举起袖子擦了把脸。

“岐黄么……”

凌宴浑身一抖,打了个喷嚏。定睛一看,只见面前墙头俏生生立着一位少女。

那少女头上扎着双马尾,微带蓝色的辫子垂到腰间;左手握根竹棒,左右两只手套上各分半印着篆书“天”字;上穿一件红色一字扣马甲,下着白色短裙和黑色底裤,肩上斜挎一个圆形绒皮束口袋。

“还不走?”见凌宴不动,少女居高临下,抬手舞起一缕细细的水流,眼看又要发动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凌宴只觉得脚下土地剧烈摇晃,几乎站立不稳。而那少女更是遭殃,手边水流自是“啪”地洒落,人也从墙头摔下来。虽然落地一滚消去了冲击力,却不免浑身是泥。

“我当是谁……自诩‘超凡脱俗’的天街在这里欺负游客?”随着这沉冷的声音而出现的是另一位少女。黑色的短发、苍白的肌肤,她好像是从地底下忽然冒出来的,身上衣服却都干净得很——外罩一件黑灰相间的风衣,内搭灰蓝色拉链棉衫,下穿一条咖啡色长裤和一双黑色皮带短布靴。衣服上所有的扣子都有篆书“地”字的浮雕。

“地府……嚣张的家伙!”能力似乎是操纵水流的双马尾少女咬牙切齿地望着新出现的不速之客,但并没有重新爬上墙头。

“天街的阿雾……过奖,过奖。若论嚣张,还是天街的‘圈地运动’更胜一筹。”短发少女说着朝双马尾少女打了一拱手,“还脱不去犬科动物的某、种、习、惯嘛。”甚至懒得隐藏讽刺的意思。

“你不能不承认,游客会打扰到天街学院的清修。”见敌对一方开口叫破自己身份,阿雾搬出上级初衷来说。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凌宴浑身一震,看向说出这话的短发少女望过去。但见她神色淡然,眸中却酝酿着深不可测的漩涡。

阿雾脸色忽然一松,驱动一条手臂粗细的水流击向短发少女,去势快极。

后者却并不慌乱,直视迎面冲来的水流,微一侧头。

“搬山·地动。”

凌宴无法确认自己是否真的听见了这句话。他盯着短发少女的唇语,自己却是一动也不能动。他看到她跟前的地面忽然隆起,接着,凸起的地面和寄生其上的藤本植物一起拦在她身前,隔断了水流。

“岂不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短发少女漠然道。“要比属性的话,你是赢不了我的。”

“可恶……”

“看够了没,岐黄的少年?”能力似乎是操纵大地的短发少女忽然出声叫了凌宴。“我是你团的导游……你掉队太久了。”

“哎?啊——啊嚏!”

“……”短发少女没再说什么,转身便走。

凌宴瑟瑟发抖地跟上了她的脚步。

在他身后,阿雾转过身去,瞪视着枯萎于地的荆棘

【本节完】

注释:

  1. 圈地运动:即用篱笆、栅栏、壕沟等把强占的农民份地及公有地圈占起来,变成私有的大牧场、大农场。

  2. 犬科动物的习性,这里指的是“撒尿圈领地”的习性。

  3. “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本是佛教的一个典故:六祖慧能从五祖弘忍处继承衣钵,来到广州法性寺弘法。法性寺的主持方丈引宗法师正在讲经,风吹幡动,于是问:“是风动还是幡动?”弟子中有说风动,也有说幡动的。慧能上前,合掌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

  4.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出自元朝 高文秀《渑池会》。比喻“不管对方使用手段,都有相应的办法对付”。

  5. 结尾的荆棘,是被在瞬间催生的植物,等于用手枪抵住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