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模型

只用来放参加各种企划游戏的作品。详情戳【历史】

©昏睡模型
Powered by LOFTER
 

[In Hogwarts]进击の斯莱特林(2)

这其实算是个插叙了……?


Part 1: 特快列车

2013年9月1日,又是一年开学日,9¾站台上挤满了出行的人和送行的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当红色的火车发出轰鸣并开始缓缓地前进,站台上突然爆发出一阵哭嚎。

“又不是去刑场,至于哭成这样吗?”有一头奶金色长卷发的Cynthia Lamb不禁囧道,伸手“砰”地一下把窗户关了个严严实实。

“你总不能指望大家都比你冷静吧。”坐在Cynthia对面的Keith Minz貌似“两耳不闻窗外事”,实际上却将周围一切信息掌握。

“也对……诶你什么意思——”

正在Cynthia感到有哪里不对而想反击时,车厢隔间的折叠门被拉开,随之进来的是一个留着淡紫色长发的妹子——“哟!早上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个车厢吗?”

→_→ ……。

Cynthia还不知该作何反应,长发妹就拖着一个比她还大的暗红色皮箱挤了进来——同时也没忘记把滑落到自己鼻尖的方形红框眼镜往上推推。

“哇这不是《天河》吗?我跑了好多家店都没买到来着!”

Keith总算舍得把目光从书上挪开了。

“我是斯莱特林七年级的Sol Destiny,妹子怎么称呼啊?”

余光瞥见Keith摸出了随身携带的薄荷糖。Cynthia深深地感受到了不关好门的恶果。

说好的“老友の二人世界”呢呢呢呢——? 

QAQ ……


“……总之渡湖这个事不用担心啦,啊哈哈……”取下眼镜的Sol展现了话痨的一面,“难道不应该更在意分院的问题吗……”

话题从书转到了学校上来。此时天色渐暗,如泼墨将车外的山水层层晕染,终将汇成漆黑的一团。车厢过道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表明大部分人都开始将巫师的标志——黑色的斗篷(袍子)穿戴起来。

三人也是默默地准备停当,就等着火车停靠的那一下震颤。


Part 2:开学晚宴

“刚才我真以为我就要淹死了!”踏上通往学校城堡大厅的台阶时,有个男孩哆嗦着说道。

“噢,这是一次多么了不起的经历啊!”Cynthia故意大声说道。引发了一阵笑声。

“嘿,新生,小心脚下!”霍格沃茨的护林人Abigail Rosado女士声音也很洪亮(这让大伙不禁以为她用了某种咒语)

跨进灯火通明的大厅,迎面就能看见四条长桌。此时桌上空空如也,并无传说中(某学姐所说)的——

“说好的美味佳肴呢?”

老友儿你暴露了。→_→

Cynthia默默地望了Keith一眼。

“耐心等校长废完话——面包会有的。”忽然从墙壁里挤出来的幽灵朝新生们点头致意。

“那是Dandelion。”

Dead line?OMG,您还能更不靠谱点儿吗大爷?Cynthia挑剔地盯着幽灵身上明显不属于本世纪的衣装。

“维多利亚时期。”同样是有些出神地盯着幽灵,Keith似乎获得了更多的信息。“外表看来有擦伤,致命的一处位于头部。推测是从高处坠落(山上摔下)后撞到头部,失血过多而死。”

→ → 我说老友儿你……

【ry】

被念到名字的那一刻,说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这时还需接受全校的人注目。在Keith看来,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将一个人介绍给大家的方式,尤其对于外貌甜美的Cynthia而言会是打开社交局面的绝好机会。

斯莱特林。不出所料。

说起来L和M在拉丁字母表中是前后接续在一起的,于是在以姓氏首字母来排序的情况下其间也相差不了多少……

“Miss Keith Minz。”

该如何形容戴上分院帽的感觉?鼻腔里蹿进来一股潮湿的油味,是谁没洗好头就来戴过;视野被遮去泰半,也见不到天花板上的星空和熠熠【yì】烛光。

“分院帽能在短时间内窥见你大脑中的想法,推断出你具有何种特质,以便进行学院的分配。”

这个设定真是令人悚然。今后有必要研习大脑封闭术。Keith默默地盘算着。

那就来个“寝室凉快”的得了。

“斯莱特林。”

get√


“原来刚才那位落水的汉子姓West,怪不得排到后头。”斯莱特林院长桌边的Keith毫无仪态地趴在桌上。左边是老友,右边是学姐——两个妹子在身边=人生赢家。

Eglinton West

有必要结交一下吗?


第二回 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回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