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模型

只用来放参加各种企划游戏的作品。详情戳【历史】

©昏睡模型
Powered by LOFTER
 

[兵灵承夏][清琼]渴求“被珍视”是否弄错了什么

 

脚本の无い、人生の舞台で

谁もが、泣き笑い芝居

「爱をください」台词が首を绞め

もがけど、あがけど、幕は开く


谁在没有剧本的人生舞台

上演令众人破涕为笑的戏剧 

“请给我爱”这句台词,令我喉咙发紧

挣扎着、挣扎着,大幕徐徐拉开


身为远古时期就已存在的神话级兵器,射日弓的兵灵·小琼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弱比。毕竟有着超过四千年的历史,不管是战斗力还是颜值,应该都高于一般的史书级兵器。

然而他自认为没有得到现任持有者·黄文清的足够的重视。

举个栗子:

打完收工之后总是被扔下,而持有者自己安静地往前走了,并不管他有没有跟上来;

吃吃吃的时候,只能嫉妒地望着别人家的兵灵(偶尔会)获得主人的亲自投喂(尽管兵灵都不需要依靠进食人间的食物来维持生命。“主人投喂”被大家一致认为是“增进主从亲密度”的好方法【之一);

随时有可能被狠狠地吐槽,然而他并不明白原因为何。

……诸如此类,令小琼感到不快、却无法言明的事件时有发生,所导致的结果是他不得不寻求现场观众们的帮助。


“简直难以置信。”李势坤摇了摇头。“在这四千年间,您就光顾着吃饭睡觉种蘑菇吗?噢,我似乎忘了,您不需要吃饭。”

被无神的盲眼注视着,反而有种被看穿的感觉。小琼皱了皱眉,以散发着不快因子的语句回应:“即使每时每刻都在学习,也无法看透人类的心。所以才来问,像你们这样作为影武司的人类,究竟会对兵灵有些什么不满?”

“或许‘立约时付出的祭品代价过高’会是原因之一。不过,据我所知,您索取的祭品相比其他的兵灵而言也是低于一般水准的。”李势坤微侧着头,虽然看不见却准确地面向湛泸所在的方位。“悲伤与泪水,对于人类来说,的确是可被称之为‘鸡肋’的物品。”

“所以你也想不通为何会如此吗……”小琼抓着自己的头发,很焦虑的样子。

“比起这个,我想再确认一件事。”李势坤回避了正面作答,“您没有取走其他的……”

“我说过了,没有。”小琼的耐性似乎已经到达极限。“我可是超过四千岁的兵灵,才不屑于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欺骗小辈。”

“然而,前辈您现在是因为什么事而来求助于小辈我呢?”李势坤并没有因为小琼的烦躁而动摇。“因为另一位小辈造成了您的困扰。”

“……”

“简言之,由于我本身并不存在这种问题,所以大概无法弄清楚那孩子的真实想法……”

“说人话。”( ̄Д ̄)ノ

“我大概帮不了您。不过,您不妨再去问问肖茗瑾。因为年龄上差距不大,又同是女孩子,应该比较容易获得答案。”

“虽然是男的,不过你也才十八岁吧。”

“很遗憾,心理年龄却已经是四十岁的大叔了。所以无法理解十五岁的小女孩的想法,也是情有可原吧。”╮(╯▽╰)╭

于是小琼又去找肖茗瑾。


诛仙剑阵,像湛泸一样,也是寸步不离地跟随着自家主上,很忠犬的样子。

看到小琼单独过来拜访,诛仙和肖茗瑾都感到相当程度地意外。在得知小琼的来意之后,惊讶程度更甚。

“虽然您这么说,但我并不觉得文清不珍视您啊。”肖茗瑾斟酌着措辞,“您所认为的“不珍视”的表现,不是和一般相处的情形没区别吗?”

“也就是说,目前为止她对我也像对别人一样……这样的一视同仁也是正常的吗?”

“……至少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肖茗瑾的微笑僵硬了。“您觉得什么样才是正常的呢?或者,您希望她如何对待您?”

“关于这个……”

“希望对方做出改变的话,至少要先有个预期吧,究竟需要对方做到什么程度。这样解释起来也更容易使双方相互理解。”

“嗯……”似乎说出来需要一定的勇气。小琼“嗯”了一会儿却并没有下文。

这时,一直高冷地站在一边的诛仙冷不丁地开口:“希望她只注视着您一个人吗?”

小琼好像被雷劈了。

“然而您并不是人。”诛仙撇了撇嘴。

“什、什么,居然是诛仙猜中了吗?”肖茗瑾好像也被雷劈了。

“人类或许难以被轻易揣摩透。不过同为兵灵,倒是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诛仙维持着严肃认真的表情。“兵灵会渴求被使用、被珍惜、被崇拜或被敬畏,从这开始进行推演,不难想象。”

“噢,多么高尚的追求。”肖茗瑾毫无诚意地说。“说起来,您离开这么长时间没问题吗……不,我更想问的是,在与您立约之后,文清有表现过对您的嫌弃吗?她有考虑过放弃您,然后与其他兵灵立约吗?”

“我看不出她有这么做的必要性。”小琼不悦地说。“无论是从战斗力还是适应度来说,都没有非更换不可的理由。”

“的确,我甚至没有在预定参加影武司联谊活动的人员名单中看到过她的名字。想来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的……所以您还有哪里不满?”肖茗瑾似乎也开始失去耐性。

“但是……”

“我说你闹够了没有?”

听到这话,小琼吓得差点虚化。他艰涩地转动颈部,朝门口望去,只见黄文清像个门神似的立在那儿。看似淡漠,但指不定又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既然需要依靠我供给生气,就别找事。”黄文清摊手。“好不容易有一次午间休息,居然浪费了一大半时间用来找你。”

“……”

“什么‘渴望被珍视’……啧,说得好像你不知道我睡觉的时候都把你也放被窝里似的。”黄文清淡漠的表情出现了崩裂的迹象。“还有,不许在妹子面前黑我!”

“……”

“唔,已经到了‘他不在身边,就无法入睡’的地步吗?”肖茗瑾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你又何必拆穿呢?」黄文清扶额。“够了够了,赶紧跟我回去,还可以休息一会儿。”说着冲进门来拉起小琼就往外跑。

目送清、琼这对主从的背影消失不见,诛仙瞄了自家主人一眼,才开口道:“您似乎心情很好。”

“不。我只是,被闪到了,而已。”肖茗瑾扶额。